再傻白甜一会我就起床

懂不懂事看我高兴吧

一開始沒覺得今天的數字特別,只覺得距離下週日只剩七天了
頜骨上長了一顆痘,長在他之前很容易長痘的那個位置,每次坐地鐵站在他對面都會仔仔細細地掃一遍然後嘀咕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位置莫名其妙的痘
回想一下還是覺得自己做了很過分的事,有時候會想過分的事的受害者這一身份能不能成為對人做過分的事的理由,又會懷疑自己只是在為回頭找一個藉口,找一個藉口也好,趁還有機會還是應該好好告別才對,這不是雙方的問題,既然已經分開了那就按照自己的裡面我行我素就可以了,做得讓自己開心就夠了
果然還是想見他吧

等所有事完了,一起去光谷喝酒吧

昨天和前任大闹了一场,让他气得从未有过的失态,我不怕看到他生气了,我心底里的恶趣味甚至觉得反正我已经不在乎他眼里的我是什么样的形象,我也已经不再觉得告别要礼貌且有仪式感了,我鼓起我毕生恶作剧的勇气做了所有会让他生气的事情,会不会影响他接下来的考试,会不会让身边的人共同承担这一后果,都抛到脑后没有再管过了
我从前总是犹豫要不要三思而后行,要不要所有事情都留一条挽回的退路,我担心我做出的事情只是为了实现我一时的快乐而我造成的后果是改变与一些人一生的命运的交集,昨天和小远聊了很久他说年轻不是胡作非为的借口,我说,年轻是挥霍机会的资本

P1 我拍的胖子
P2 我给胖子看我给它拍的p1以后

真正爱你的人应该看到你的自卑然后陪着你去改变它而不是忽视它直接抱住你,是这样的吧。

毕竟你的世界里不只有他

毕竟你不是一个毫不在乎别人目光的人